【终生大事 · 前之一】四个男人、两条消息与一只蝴蝶 (序)

糖与车:1) 2) 3) 4)

正剧:序)

Disclaimer:文中出现的所有原著角色均属于田中芳树先生
Claimer:但我想让他们活下来


最偶然的意外,也都是事有必然。—— 爱因斯坦

宇宙历800年5月10日
上午10:28:57
费沙 军务省大楼



“天哪,艾伦!”
站在军务省的楼梯拐角,安东.菲尔纳一个踉跄将刚喝了几口的咖啡喷了出来。
“你是把咖啡豆和山胡椒弄混了吗!我差点以为谁放了个烟头在我的纸杯里!”
“这是费沙今年的最新口味,少将。”勤务兵艾伦圆滚滚的脸上露出一派无辜:“广告里说它能够醒脑提神,在下昨天中午排了两个小时才买到的。”
“两个小时!”菲尔纳一边咳嗽着接过次官舒尔茨递来的纸巾,一边哭笑不得地瞪着毫无自觉的下属:“你要是想请我试试胡椒水的话,下楼去餐厅厨房五分钟就足够了!”
旁边的舒尔茨忍不住地笑出声来。他把长官塞给自己的纸杯又塞到艾伦手里,对勤务兵说道:“你先回去吧。一会把咖啡的包装袋拿给我看看。”
“哦。”依旧有点茫然的大男孩点点头,他朝两位长官敬了个礼,端着纸杯向楼下走去。


“呼——”见自己的下属从楼梯口消失,菲尔纳无奈地长舒一口气。
“瞧瞧。”他对着次官扬了扬眉毛:“最后一只靴子还没落地,军队里就已经开始有这样一团孩子气的新兵了。跟了我两个月,到现在连我早饭到底喜欢吃什么都稀里糊涂的。”
舒尔茨把纸巾塞到垃圾桶里:“刚迁了新都,人手不够,难免会这样。况且以目前的战事状况,还能被分配在费沙总部的新兵……”他冲着艾伦离去的方向抬了抬下巴:“这位,奥丁瓦尔哈拉大学哲学系的,去年11月陛下宣布第二次讨伐同盟后收到的征兵令,培训不到五个月就被人赶紧塞到你这边……上个月底大本营开誓师大会的时候,我亲眼看到军需后勤局的泽霍费尔准将拉着他喊外甥。”
舒尔茨抖了抖手中的文件,轻叹一声:“自巴拉特条约签完,国内就一直在等强制兵役法的修订,都以为下面该是复员甚至裁军了。不想半年没到,又是兴师千万……“
菲尔纳瞥了次官一眼,对方了然地止住了话题。


“从陛下在回廊和他们正式交上火到现在已经有10天了吧。”
踏上二楼台阶,菲尔纳忽然轻声说道。
“嗯。”舒尔茨也在楼梯口停下,两人不约而同地望向楼梯间打开的窗户。今天的费沙有些阴沉,阳光扒拉着云缝滴落在对面大楼的玻璃墙上,窗外的树冠忽左忽右,被不大不小的凉风带起阵阵叶浪。
“至少四次了”菲尔纳的语气里带出一丝莫名:“帝国的要塞和攻势被这位杨威利悉数挡在面前,巴米利恩那次更是差点……”他收了话音,看向舒尔茨:“有时候真觉得胜利女神在我们和这位杨提督之间玩对赌。”
舒尔茨眯起眼睛:“一人一军对一国吗?那我还是觉得胜利女神更偏爱我们一些。”他拍了拍窗沿:“这个杨再手眼通天,所能依靠的也就是一个伊谢尔伦要塞加一支杨舰队。要塞固然不好打,但他的舰队……我听情报部的人说总共也就不到两万艘。这个规模的军队数量,搞搞偷袭和骚扰还算富余,打正面对垒肯定会伤及根基,折损率一旦超过30%,以后连出趟要塞都困难,更别提反攻了。”

舒尔茨压低声音:“大不了围他几年,怎么也能平定了。”


菲尔纳目光一闪:“看来你也是不赞成出兵派?”
舒尔茨抿嘴一悦:“这我可没说过。”


一团月白在两人的含笑对视里悄然出现在窗口。
翅翼簌簌地扑棱着,翻动起一簇灵动。

蝴蝶?
菲尔纳心中一动,向窗外探出身去。军务省大楼的庭园拐角,一大片绯色的蔷薇骨朵地在枝丛中半开半合着。七八只各色的蝴蝶,正围着新秀们打转。
花香伴着一阵阵凉风,嗖嗖地掠过菲尔纳,在庭园内弥散开来。

菲尔纳忽然莫名地打了个冷颤。


“我说怎么昨天二楼的走廊里冒出来好几只蝴蝶。”舒尔茨的声音把菲尔纳从思绪里拉回:“原来是从这里飞进来的。”他好笑地补充道:“通讯处的一个少尉昨天中午在走廊上看这些小家伙看得入了迷,差点把朗古从楼梯口撞……你怎么了??”
看到次官忽然瞪大了眼睛,菲尔纳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异常纠结。
他艰难地佝下腰按住肚子,龇牙咧嘴地苦笑道:”刚刚上楼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今天早饭艾伦从餐厅拿了一堆猪扒和香肠,适才又被灌了几口‘胡椒水’,现在被外头的凉风这么一吹……”
舒尔茨连忙把窗户关上。安东.菲尔纳聚集起最后的意志力,重重地抓住对方的胳膊:“你先过去吧,奥贝斯坦阁下还在等着我们。代我向尚书致歉,我将在15……”又是一阵绞痛:“不,20分钟之后赶到。”



宇宙历800年
5月10日上午
10:36:01

费沙军务省的二楼楼梯间,恢复了平静。

拐角的垃圾桶里躺着餐厅的纸巾与今天的报纸。
栏杆的扶手上无数的指纹与汗渍继续慢慢褪色。
第7级台阶凹下去一块指甲盖大小的木板。
门框边的壁纸比昨天又多裂开了一毫米。

千百个宇宙内,这一刻这一秒这一瞬的这方空间,不差分毫地同步着。
除了这扇窗户,这扇只在这个时空被关上的窗户……

白色的“罪魁祸首”现在已经重新回到蔷薇丛中流连嬉戏
它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刚刚向上多飞的那几十厘米,
扇起了怎样的历史变量……



评论(11)
热度(68)

除了醒来,我们什么想尝试

© Some like it h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