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杨】虚假广告与新手上路(对,有车

一辆新婚蜜月车
有相声,也有车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的弱智番外
WARNING:全程继续跑偏;银河相声传说;有轻微F4x杨爹描写;

PS:罗严塔尔与莱因哈特的年龄差同样只有5岁


(一)虚假广告

一句话总结:罗严塔尔为不被上司他男人在小说里喂自己一嘴便当操碎了心

“7:55 AM”
罗严塔尔又凝重地望了一眼办公桌上的时钟。
这位同盟军中著名的元帅嫡系,此时正将分开地双臂虚虚地支在桌面上,双手半握着挡在额头前,面前放着从隔壁收发室随手扯来的几份文件。以一种自以为旁人绝对没察觉,其实整个传达室工作人员惊恐万分地注意到的热切眼神,直勾勾盯着对面的总司令办公室大门。

“额,将军,您能不能把您桌上的这份文件……”上尉A在大家的推搡中战战兢兢地靠近罗严塔尔,低声请求。

“嘘——”金银妖瞳回头就是一个死亡凝视“安静,上尉,这份文件我还没有看完。”说着,还露出一丝罗氏招牌微笑“一会我亲自给你送过去”


“不……不是”
上尉A感觉自己简直要抓狂,此时的他和传达室所有同僚瞬间在内心OS上达成共鸣
“您一个费沙军区的总司令,坐在我们驻奥丁司令部的传达室,盯着份《有关奥丁啤酒节庆典五环内机动车辆限行通知》的文件是要闹哪样啊!您根本就没看您到底拿了什么文件吧!!”


“滴滴——”桌上时钟轻声跳到“8:00AM”
罗严塔尔一个全身紧绷霎时让全传达室的脑洞乱飞戛然而止。在一片屏气里,众人都不约而同地跟随金银妖瞳的目光瞟向门口。

“啪嗒—啪嗒—”熟悉的脚步靠近了……
同盟军现任宇宙舰队总司令,兼同盟军驻帝国总司令——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金灿灿的脑袋出现在总司令办公室门前。年轻的银河主宰者左臂夹着《奥丁时报》左手端着星别克的咖啡,右手正从裤兜里拿出来,准备验指纹开门——他显然是感觉到背后有点过于炙热——莱因哈特元帅突然转过头

“哎?罗严塔尔,你今天也来得挺早的啊。”


“唰啦——”
上尉A望着被将军攥在手中的《五环内机动车辆限行通知》残骸,悲痛地走向隔壁收发室,准备重新打印一份。

传达室的众人也纷纷遁走,留下费沙军区司令坐在传达室里继续一脑门黑线。
“不,我的元帅…不是我来得太早,是你来得太早了!”奥斯卡 . 冯 . 今天也觉得要被喂一嘴便当 . 罗严塔尔此时正在脑内cos马拉之死。

作为一个悲剧家庭的意外产物,罗严塔尔对于自己进入军校之后的人生,大体上都是满意的——毕竟作为对照组的时光实在过于惨烈——他认认真真地上学,轻轻松松地睡妞,稳稳当当地工作,悠悠哉哉地呵呵,22岁收获此生挚友,27岁升级帝国阁下,除了工作环境因为门阀贵族这一奇行种的存在而时不时倒胃口之外,罗严塔尔对于自身的未来还是保持着谨慎乐观的态度。

然而看来话不能讲得太满,事不能想得太好,升级阁下仅仅一年后,奇行种们就送了罗严塔尔一份大礼:一个晴天霹雳击中自己正直的挚友,并从牢房一路追到法庭。在眼看着就要追到刑场之前,罗严塔尔当机立断,动用自己一切关系和资源,毅然劫狱,带着遍体鳞伤的挚友和他的亲眷流亡同盟。


在经历了这段一波三折惊心动魄的过场之后,命运为罗严塔尔安排了此生难得的一段休(shi)闲(ye)间奏。由于是帝国高级军官,刚踏上同盟土地,罗严塔尔便被海关客客气气地请进了隔离室。几份文件一签,坐在海尼森综合医院的21层,罗严塔尔一边盯着挚友手术室的红灯,一边开始向陪同的海尼森情报人员娓娓道来。这一配合工作就配合了整整1年,而且为了贴身保护养病的米达麦亚,罗严塔尔还干脆地拒绝了情报署提供的单人安全公寓,硬是和挚友一家挤在了海尼森郊外的三室一厅,把米达麦亚感动得热泪盈眶。

不过挚友的热泪盈眶,并不能解决罗严塔尔的另一个问题,毕竟这个世界线的他直的像法棍一样,而米达麦亚更是早就娶得爱妻的人生赢家。于是乎,在出则特工护体,入则老少同堂的情况下,窝在家里陪挚友爹妈看了两集海尼森著名真人秀《爸爸去哪儿》之后,罗严塔尔毅然回房间拾起了少年时的爱好——看小说。


当然,此后的无数个午夜梦回里,金银妖瞳都会不禁叹息
“当年还不如继续追《爸爸去哪儿》……”


给罗严塔尔造成如此心理阴影的小说,正是今年刚刚发售第八卷,风靡整个同盟的《银河英雄传说》。
此书在各家网站和书店海报上的官方介绍是这样的:以一块虚拟的名唤“银河”的大陆为背景,讲述乱世里三个敌对的国家和人民如何生存、发展、争霸与谋求和平的史诗传奇。格局壮阔恢弘,文笔细腻动人,故事环环相扣,情节伏脉千里。作者通过他对历史和人性的深入理解,为我们带来了一场场繁杂逼真的战争与政治对决,和一大批立体鲜明、栩栩如生的英雄角色。

然而,抱着批判精神掉坑的罗严塔尔在看完第一本之后,就想冲到出版社和作者家里告他们欺诈:

这种第一本就特么开始死重要角色的书,难道不应该在官方介绍里FBI Warning一下吗?!
原来海因里希那正直勇敢无畏尽责得如同米达麦亚一般的老父亲不是主角?!
因为不是主角就可以在第一部结尾被个小喽啰一刀捅死了吗?!
【PS:本世界线的《银英》是原版银英和冰火的结合体】

一脸复杂的罗严塔尔翻到书的结尾,作者照片和个人简介印在了封底之上。望着这位平平无奇的黑发男士,罗严塔尔当即便把“杨威利”这个名字列在了自己的Target List上,仅次于隔壁的高登巴姆王朝。


在接下来的六年里,罗严塔尔和挚友一起,跟随着银河两翼的命运变幻而起伏跌宕,他们分别在数位舰队司令的旗下任职过,也曾与同盟良将共同主导一支舰队或要塞,最终选择与同样来自帝国的军事天才站在一起,组成后来被媒体戏称为“奥丁派”的同盟军中坚力量,在打倒黄金树王朝的共同大业上挥洒血汗。

“经历五世纪,高登巴姆这衰老的身体,已积存太多脓血了,有动外科手术的必要。”站在《银河英雄传说》的第七卷【军部特供】签售会上,组织了三回自己才终于赶上一回的“同盟军杨威利书友后援会”副会长罗严塔尔,无视着后面维持秩序的会长亚典波罗“喂,每人只许签名握手交谈一分钟!”平静地向面前的黑发作家提出在书的扉页签下这句话。

“我将带着这本书出征”金银妖瞳认真地补充道。

其实昨天才在国防部和这帮舰队司令和参谋开过会的海尼森社会科学院副教授,兼同盟国防部高级战略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兼本书作者的黑发男士一边写下这句话,一边打趣道

“还以为您需要我签‘千万别杀杨文理’”
“……”
“所以就连杨文理都是不安全的是么?!”


与挚友米达麦亚在病愈后点亮“社会改革关注者”的属性不同,罗严塔尔在工作、喝酒和睡妞之余,仍然保持着一到新闻联播就换台的习惯,和他一起看5分钟新闻,能听两耳朵的呵呵。对于同盟的一切政治改革、XF修订、选区重划和内阁倒台都只关注到“别影响我怼黄金树”的层面。隔壁的米达麦亚、亚典波罗和拉普能就同盟几个星系州和海尼森在最高法打的嘴炮官司,聊得热火朝天;这厢的自己只想在今晚约会前把《第七卷》的最后两章赶紧看完。

“果然啊”一边解着女伴胸衣的罗严塔尔,一边在脑内轻笑“那个欺诈师的话,真是一句都不能信”
什么“海因里希是我心中的完美战神”
什么“如果能去银河大陆的话,一定会投奔海伦娜女王”
什么“最想和弗拉基米尔学士交朋友”
都是假的,都是不存在的……

这册夸完,下册捅刀,夸得越响,死得越惨。基本上可以说是,罗严塔尔和读者们喜欢上谁,就会死谁……七本书下来,罗严塔尔喜欢的角色们凋零得就只剩一个杨文理将军……
众多战战兢兢的读者和他一样,在杨威利曾经的访谈“杨文理有我自身的很多投射”的背书下,出于“作者应该不会刀了自己吧”的朴素想法,聚集在杨将军这个马甲之下,企图撑到结尾。可万万没想到……
第二天早上,在女伴和自己道别之后,仍然摊在酒店床上的罗严塔尔拿着终端机,以一种悲天悯人地神色注视着论坛里“这银英第七部的结尾是怎么回事!杨文理为何突然一副要去送人头的操作!”的热帖。

“杨文理第六部都快要结婚了,玩这手?作者果然是大龄剩男。”

在一水的哀嚎里,罗严塔尔突然发现了这层让他觉得十分新颖的回帖角度,浑然不觉对方也地图炮了自己。可惜就在他准备进一步思考可行性之前,米达麦亚一通“帝国二次内战刚刚开打了”的视频通话立刻让热心读者奥斯卡切换回罗严塔尔上将。


直到他拿到了《银河英雄传说》的第八卷。
直到他得知自家元帅一直心心念念的救命青年就是杨威利。
直到他通过米达麦亚的流量直播见证自家元帅抱住黑心写手猛亲一口。
直到他特地从费沙赶到奥丁参加两人的婚礼,目睹两人交换戒指,拥抱接吻。


罗严塔尔自问不是个感性人士,但在那天的无忧宫集体婚礼上,他还是摇晃着高脚杯和同僚们干杯慨叹“其实结婚也不错”——到底没让自己的首次追坑生涯搞出个全灭结局——然后在大家惊恐的注视里挽着新女伴的胳膊微醺退场。
至于他第二天早上6点被破门而入的米达麦亚一把从被窝里拽起来,严肃地盘问“罗严塔尔,你什么时候当爹的?”那都是后话了……


“但是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从思绪里回神的罗严塔尔再次抬起直勾勾的目光,紧紧盯着对面进入忙碌状态、人进人出的总司令办公室。
新婚第二天,新人之一的同盟元帅就开始在早上八点按时打卡上班,并已持续四天风雨无阻;新人之二的黑心写手则同样在新婚第二天就恢复了新小说《双子星》的更新,并随手又喂了一份便当给主角老板。两人从面上看上去除了甜蜜更甚以外,完全没有一丁点刚开荤小夫夫的腻歪感……鉴于自己在这两人新婚当晚收到自己上司的语无伦次的洞房求助电话,罗严塔尔一脸促狭地将两人都划归到大龄雏儿的类别。


“莫非是元帅还是……不…不…不会?”没敢把最糟糕的可能性默念出来,热心读者奥斯卡在奥丁的夏日里感受到一丝严酷——
“我跨越上万光年,追坑追了整整六年,难道就是为了给黑心杨增加武勋的吗?!”



“罗严塔尔上将?”隔壁的执勤秘书官敲了敲传达室大门“元帅现在可以见你了”

罗严塔尔从悲愤里回过神来,整了整领口,走进办公室。

果然……除了工作,其他完全张不开口啊……
面对从落座到寒暄到汇报到劝勉到应答到双方沉默,总共二十分钟的行云流水。罗严塔尔此时深悔平时没注意和上司多沟通点私人感情。自家军队的高层里,出身同盟的那些要么是元帅的学长学弟,要么就自带人来熟属性,怎么都能聊上几句私事;帝国过来的这批,吉尔菲艾斯这种元帅发小就不用说了,米达麦亚这种居家好男人的人设关心几句个人生活也毫不奇怪,奥贝斯坦则一向被大家戏称在帝国军校念得是“戳上司心窝子专业”,只要他想讲想聊的事,他是怎么都能说出口的。而像自己这样,说亲不亲,说远不远,更没啥相通爱好的,一想到要张口提及这种更敏感的话题,只觉得微妙得想扭头就走。

“行,那我就先祝你明天一路顺风了”自家元帅站起来率先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
罗严塔尔只得起身敬了个礼,盯着元帅无名指上的戒指几秒后,终于憋不住的热心读者奥斯卡还是开了口
“那天晚上…不是故意挂您电话的,我确实不知道……”

“叮——”

自家元帅的整个脑袋仿佛被按下煮沸开关一样,红晕从脸颊迅速扩散
罗严塔尔立刻静了音,切换频道至脑内腹诽“我的元帅…你们结婚到现在真地睡过了么……”
“咳咳”元帅清了清嗓子“没事,罗严塔尔,是我那天莽撞了。”

看着面前的金发青年开始如强迫症般转动无名指上的戒指,热心读者奥斯卡决定还是以过来人的身份稍微指点一下
“这种事情应该都是相通的……都是一回生二回熟”热心读者在大脑内奋力组织语言“您多体贴点对方,找点这块的电影……”
“我知道”元帅瞬间提高声音,截住话头“罗严塔尔,谢谢你的关心,我和杨现在都很好”金发青年迅速地拍了拍下属的肩膀“你走之前肯定还有别的事情,快去处理吧”
热心读者奥斯卡只得切换回上将罗严塔尔,不过临走时他还是多问了句

“我今天还想跟杨教授道个别,您知道他现在大概在哪吗?”

恢复平静的自家上司坐在办公桌前想了一下“他腰疼了三天,今天终于好了,现在应该在无忧宫的皇家图书馆吧”

……
…………
………………


“叮——”
在自家元帅的脑袋再次沸腾之前,罗严塔尔飞速欠身离开。

“还是……先去办正事吧”无意中听到了不得东西的罗严塔尔表示,即使是自己也需要半天时间的缓冲,才能去直面这场尴尬谈话所涉及的第三方。


找到无忧宫不是问题。
找到无忧宫的皇家图书馆也不是问题。
找到无忧宫皇家图书馆里的杨威利就是个大问题了。


在被【啤酒节庆典 + 今晚三环内限行】而导致提前的奥丁晚高峰堵在路上1小时后,罗严塔尔终于忍不住让总部派了直升机把自己直接运到无忧宫皇家图书馆的草坪上面。
摘下魔镜,衣袂飘飘的罗严塔尔以一个帅气的POSE走下直升机,打算给上司先生兼本命作家一个简短又酷炫的道别之后就立刻开溜。却不想一踏进图书馆就被上司的勤务兵团团围住“杨先生突然失踪了!”

再Whatever也依然保有基本政治敏感度的罗严塔尔马上警觉起来,奥丁是才拿下没几个月的星球,无忧宫又是黄金树王朝的核心所在,在宫里的密道藏点特工或者敢死队,突击抓点军部要员或者家属还真不是闹着玩的。
“你们最后一次看到杨先生是在哪里?”
“调监控了吗?”
“把所有当时在这间图书室的人都立刻集中到大厅来”
在勤务兵一片“原来罗严塔尔上将这么可靠”的钦佩目光里,热心读者奥斯卡让直升机立刻飞回总部接元帅过来。


此时,奥丁的天空里已经可以听见零落的烟花声,黄金树王朝治下仅有的几个民间狂欢日——奥丁啤酒节也即将在2小时后拉开帷幕。
罗严塔尔一排排书架地检查过去,脑海里也不禁回忆起小时候在奥丁生活的画面。母亲的歇斯底里,父亲的怒火中烧,搞到最后自己只得由管家牵着,钻进啤酒节的一个个大帐篷内……喷火的小丑,醉倒的舞女,叮当的酒杯,冲天的烟花,欢闹的人群以及小小的自己。

“不过……”罗严塔尔停下脚步。听着室内明显比外面小N倍的声音,他终于理解为何杨虽然在奥丁住了15年,对啤酒节的动静毫无概念。事实上,当初奥贝斯坦和他都曾或多或少地怀疑这位自称在帝国和费沙都待过的杨博士,正是自家元帅挂在嘴边的奥丁杨。但当两人去套话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对啤酒节这么盛大的节日都说不出几句详细的。“可能是在帝国别的星球居住的吧”他记得奥贝斯坦沉静地说道“别把这事告诉他”

罗严塔尔推开窗户,屋顶上奇怪的小矩阵天线随处可见。整个无忧宫从第十二代皇帝起,就加装了这种特殊的静音装备,无论外面如何喧嚣,无忧宫内都能保证一片静谧。身为皇帝爱人的儿子,杨自然也成了宫内省重点保护对象,绝不可能像自己那样放出去参加如此鱼龙混杂的活动。


“您应该如实告诉我们,您想找的人的真实身份”罗严塔尔记得在4天前集体婚礼的宴会上,奥贝斯坦毫不客气地对元帅指出“在皇宫住15年和在首都城市住15年,这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被先寇布灌了半斤白酒,双颊都染上醉意的金发元帅突然露出一丝威严的神情“这层身份对他是把双刃剑,我们的旧交更是。在我没有完全的把握能保护他的时候,我不可能对外界透露一个字”自家元帅回头凝视着微笑合影的爱人“杨也不希望他父亲和老皇帝的关系成为社会谈资,因此,他在奥丁的真实经历,我希望仅限于我们这些军部高层之间。”


罗严塔尔拍了拍窗沿,想起那天宴会上自己问杨
“那你和你父亲,还有老皇帝在啤酒节那天会做什么?”
“爬到图书馆三楼的阁楼”罗严塔尔记得杨一边把满头的彩纸抓下来一边无奈地说“宫内省不让出宫。不过当年图书馆阁楼的隔音设备检修的时候,老皇帝偷偷叫人把数据线剪了,所以每年啤酒节我们仨就爬到那阁楼上,隔空感受一下外面的热闹咯。”黑心作家闭上眼睛“声音还是不够大,但烟花真的很好看”

“女官!女官!”罗严塔尔冲出图书室“图书馆三楼的阁楼,知道怎么能上去么?”半小时后,就在自家元帅带着一个中队的直升机和整连的蔷薇骑士团空降无忧宫之时,罗严塔尔终于在一处废弃的楼梯井上面看到冲自己尴尬招手的黑发作家。

“我爬上去后,这个梯子突然就塌了”杨挠着脑袋
“您自己一会跟搬空半个司令部警戒部队的元帅去解释吧”罗严塔尔一边命人搬来新梯子,一边好笑地看着一楼草坪上涌入的人群。


夜空的烟花逐渐高亢起来。

热心读者奥斯卡又悄悄瞄了一眼走廊里啃得如痴如醉的两人,心里不禁涌出点莫名的老父亲欣慰来(x

先寇布吹了声短促的口哨“我觉得今晚元帅没法出席啤酒节了,而皇家图书馆的某间屋子或者某张桌子则要遭殃。”

硬核单身主义者奥贝斯坦显然无法理解两位同僚这种“丰收的喜悦”(大雾),他向前迈了一步,打算不成人之美。

“奥贝斯坦”罗严塔尔拦在向来不对脾气的同僚面前

“奥丁啤酒节本来就是个纯民间参与的节日,有官方人员参与才不正常。身为奥丁土著,我有必要强调这一点。”

奥贝斯坦盯着同僚把身后的走廊大门掩上,突然嗤笑一声“奥丁北城区的也敢说自己是土著?”

金银妖瞳的战斗意志瞬间被全面点燃。

隔壁星球农村户口的先寇布赶紧推着两位同僚往外走
“这怎么突然还有地域黑的事情了”


(二)新手上路【肉】【←点击就看莱杨上kang(x】





评论(63)
热度(149)

除了醒来,我们什么想尝试

© Some like it h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