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政治、银英与杂谈(二)

系列目录:1)2)3)

我更喜欢死的历史。死的历史用墨水书写,活的历史则用鲜血。

——乔治.RR.马丁


今天跟基友讨论费沙的存在问题,然后被这位拜占庭粉丝实名嘲笑这个宇宙版威尼斯最后弄巧成拙自取灭亡(尼玛,你们简直是世仇2333)于是爬上来填这个系列的坑。

【PS:拜占庭和威尼斯的爱恨情仇,请百度“恩里克 . 丹多罗”】

填坑之前,突然觉得还是有必要先预警一下我本人的一些属性和风格……我的银英入坑是在大学时代,一半是因为现在这波写奇幻和架空历史的知名写手,几乎都是银英粉丝,所以被顺带安利了;一半是因为在论坛贴吧之类的地方围观过宅男关于银英的论战——至今都记得一哥们坚称杨提督才是真ducai者(捂脸)——感觉这书听着料很足。

所以可能会导致我正经讨论银英的时候,听着有点粉黑难辨+画风放飞(捂脸),但请真的相信我真的是作品粉(土下座),希望还能和大家继续愉悦地玩耍~


本期想梳理一个,我一直以来都想做的工作:从银英这部作品剖析田中芳树先生【当年的】立场、思考和喜好憎恶。

特别是看到DNT最近演到莱皇执行“焦土政策”,在网上又引发了一波小讨论,使得关于田中本人的ZZ立场和观点的争议又热火起来,让我有了做这一期梳理的动力。


首先,梳理一下关于田中本人的一些背景和基调:

1)绝对不是帝zhi、专zhi爱好者的田中

可能很多小伙伴会惊讶,但事实上由于银英最后的故事走向,和莱因哈特阵营VS同盟政治家的强烈对比,关于【田中本人是di制支持者】的结论其实在部分作品黑粉那边还是有点市场的23333所以我感觉还是有必要把它放在第一位。

比较典型的支持理由譬如【同样的主动出击作战,甚至是大规模主动出击作战,同盟基本上被描绘成好战分子,但帝国则以肯定居多】等等……关于这部分的问题,我会在后文和后续几期里面慢慢讨论。这里只想简单指出一点:

田中黑黄金树的那么多内容和写了半本书的杨威利,都被你们吃了吗……

笑哭.jpg

应该承认的是,由于故事本身的限制和田中本人的表达重点等问题,《银英》在两种制度或者说两种模式的VS模型和推演上,做的是不够好的,这点也已经被多数粉丝广泛认知,但请一定不要怀疑老田本人对专zhi的憎恶与对德先生的支持,你们这样港,让老田这么一个典型的自由主义分子很尴尬啊23333


2)年轻的,基于文学视角的田中

看田中老师的履历:1952年出生,在日本学习院大学研究院获得日本语文博士学位,热爱看各种战争历史,并在1982年发表《银河英雄传说》,这也是他个人第一套长篇小说。

整体来讲,结合这份大概的30岁之前的人生经历,和田中本人在真人访谈上的很多表达与画风来看,老…师的前30年里,甚至一直到现在,都真心是一个相对纯粹的文学研究、文学创作的书斋人生,是个比较纯粹、简单又有点书斋气和浪漫主义的作家。

而银英第一本如果是在30岁发表的话,说不定在25、6岁就已经开始构思甚至动笔了,所以我们看银英,其实很多时候是在跟那个更年轻的,更专注文学视角的田中芳树对话,也是我个人认为讨论银英思想的时候,不应该忽略的一点。


3)自己也有很多矛盾和困惑的田中

我自己在关注田中老师的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会在访谈现场,用一种挺不好意思的语调说“希望银英没有误导大家的人生”23333 同时,他在书里的头号马甲【杨威利】,也经常发表一大堆关于制度和社会的思考,OVA还把老杨一边想一边纠结地抓头发晃脑袋的地方也都表现出来了,相当可爱。

所以,我个人始终认为,银英的整体甚至是结尾,不应该被视为田中对制度优劣的定性,甚至无法被视为田中对银河未来的定性,因为我们的作者在全书关于这块的表达和思考上,自己就是挺困惑和矛盾的,这一方面为我们带来了可爱的老杨,另一方面也带来了一些有争议的剧情设置。

随着人类政治的不断深入和细化发展,其实对社会的政治分析与讨论,也越来越属于专业学术和业务范畴的内容了,换言之,一个人哪怕再喜爱历史,如果不是专门去看或者研究社会史、制度史、政治史,或者专门从事这块的工作,他也很难对很多问题都能一一看清。所以,虽然田中老师熟读了很多古代史和战争历史,但他在政治、社会、制度、经济这块会有自己的困惑,也是非常自然的。


4)更偏爱古代和近代早期历史的田中

这一点相信哪怕是对军事完全不感兴趣的读者,也能从书里面看出来2333。基本上银英世界的战争描写,大家都可以用一战以前的战争去套。一艘战舰其实就可以被视为一个士兵,像莱因哈特在外传里说他“目前只指挥100多艘战舰”,就相当于现实世界里的连长。老杨后期带着2万舰队在伊谢尔伦回廊玩游击,就差不多是在说他带着1个半或者2个师VS帝国大军。

田中对古代历史的偏好,其实在他的访谈里都能看到。光我记得的就有

——银英的一些战术和奔袭描写来源于蒙古

——主要关注一战前,和更久之前的战争历史

——莱因哈特本人原型,和底下一些提督的原型等等

所以很多读者都会发现:帝国和同盟打仗,情报机构的戏份不太多,前期甚至几乎没有;有一定单挑或者是指挥官VS指挥官的描写;存在感超强的纺锤阵型233;信息战部分非常放飞等等。

从这个角度来讲,如果是更喜欢一战的【总体战】、二战的【总体战】与【立体战】,现代【信息战】的小伙伴,那银英对战争描写和理解,确实不太适合你的口味2333


————————————

梳理完田中老师的一些背景和基调,下面想从一个特殊的角度,来切入田中老师的观点和立场问题:书里面体现出来的作者喜恶


先说作者明确表现出来不喜欢的:

1.文官政客团体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虽然老田让老杨反复表态“军人和军队必须置于文官政府的领导下”,但整本《银英》,其实合格的文官政客几乎数不出来几个,同盟side更是连一件温暖人心的事情都没有做过233333 不是无能就是内奸,不是小心眼就是只认意识形态,会为了vote瞎搞大新闻……甚至都到最后了,明明是依靠杨舰队才能存活的埃尔法希尔,还在琢磨“杨是不是要ducai,要夺权啊”……这种其实在现实里面完全不可能的操作。

应该承认的是,官liao政治本身是从古到今政治弊病的一个焦点群体,但是夸张到银英这个份上的,还是比较难见的2333所以个人以为,我们可以明确地把【文官政客】列为田中老师最讨厌群体NO.1。如果你看过田中其他的书的话,会发现这一点基本上贯穿了他所有的作品。

我个人感觉,这点应该和田中所处的环境有关。一般大家写社会、政治的东西,多数都是基于自己身边环境和体验来写的。田中出生与1952年,因此70-80年代的日本政治和社会,应该就是他的【不爽触发点】,当时的霓虹政坛,其实算是既成事实的【一dang优位制】——由于战后接受米国的扶持以及经济搞得不错,自民党确实独领风骚了许久——直到70年代晚期才开始逐渐松动,90年代才第一次失去大选胜利,那会子爆出来的种种腐败丑闻,也是层出不穷。再加上霓虹二战后政治发展本身也受到自身历史、文化、社会等等影响,比如大家有时候会在电视上看到什么二代议员、门阀派别之类的,所以老田对文官政客的讨厌,也就非常能理解了233333

所以说,银英里的文官群体,其实更多是基于田中老师对现实政治的无力和厌恶去创作的,【而非基于银英世界政治、社会推演模型的合理性】,但真的非常真诚23333 很多国外的网友也形容看同盟的政治描写,有种看火车直接撞墙的快感。



2. 激进的、满脑子只想着建功立业的军人

换言之……昭和式军人(日本二战时代的诸位军部人士)

引用原文一段老杨少数正面发火的场景:

“帝国军传来了回覆。”
另一方面,伊谢尔伦的先寇布向杨作如此的报告时,脸色也变得阴沉了。
“汝等不知何谓武人之心,吾等仅知唯有一死以全名誉,绝无贪生而自取其辱之道。”
“……”
“此刻开始,全舰队突入以求玉碎,唯有以此回报皇帝陛下的恩泽——电文是这样说的。”
“什么‘武人之心’?”
菲列特利加·格林希尔中尉在杨的声音中,感觉到一阵年轻的愤怒声响。而事实上,杨的确是感到愤怒。以死来弥补败战之罪倒也可以,但是他为何不自行了断呢?为何要强制部下陪着自己一起走上绝路呢?
就是有这种人在,战争才会绵延不断,杨如此想着。

这段在我每次看到昭和日本相关的资料时,都会在脑子里响起。这绝对是霓虹很多普通民众的心声。我记得专门写日本二战史的俞天任先生,曾经在博客里写过他和普通日本人聊天,貌似是提到霓虹二战的鹰派军人,对方讲了了老杨差不多的话“多亏这种人死了,我们才能消停

包括老田在书里面一直声讨的“上流统治者总是躲在身后,然后让大家去送死”和那个经常被宅男轮的话题“同盟上流子弟参军率不足1%”——然后银英给的同盟军队总数是5000多万,同盟总人口130亿,尼玛这全民动员率也才0.38%(捂脸)大家明明半斤八两2333——其实也是在表达朴素的反战思想,确实有不严谨的地方,但大家意会一下老田的意思就行。


毕竟历史上的昭和军人是这样的:

第四航空军在菲律宾。自杀式的“特攻”是海军发明的,而把“特攻”引进到陆军的却是他。菲律宾失败时,这位把人家都骗去“特攻”去了,自己却揣了一张“胃溃疡”的医生证明,在护航机的护卫下临阵脱逃,到台湾去了。

这位牟田口中将把皇军不要兵站的传统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程度,造成饿死的皇军比战死的还多。这边打了败仗,他在后方修神社,天天拜天照大神。

有着这样惨痛的历史,霓虹民间自然天生讨厌激进军人,也使得田中花了一本《银英》在反战。



3. 信念与国家(部分)

我在外网看老外讨论银英,有一个点是他们一直很感兴趣的:

杨威利是无ZF主义吗?

讨论素材的来源就是老杨审查会那段,讨论国家存在blabla的话。

整本书基本上老杨对国家这个存在和概念都是很超脱的:

所谓的国家只是一个单纯的工具。不忘记这一点,就应该能保持理智了。人类文明产生的最大的恶疾,大概就是对国家的信赖了。

国家兴亡,在此一战,但比起个人的权利和自由来,这些倒算不得什么,各位尽力而为就行了。

 

可以说,这个地方也是田中在借老杨的口,表达他的很多想法和观点23333所以个人感觉,老杨有一定这块的倾向,偏向自由主义立场吧。

而田中老师本人的立场,其实也是二战后,霓虹社会和政治的一个体现。前面提到了昭和日本的种种反人类操作,这个就造成二战后,霓虹整体对国家教育的淡化。(当然,麦克阿瑟的引导也有很重要的关系)

整体来讲,战后霓虹是不太谈“爱国主义”的,由于历史原因,这个词在日本犯忌(德国也是)。这个“国”字,老让人想起原来那个“皇国”。也就是在战后一直到现在,“爱国主义”就等于“军国主义”,再加上以前日本的教育圈,基本上是左派当家的,所以田中自己的学生时代,恐怕对这个概念也是不提,并且批判的。

举个例子:1998年的长野冬季奥运会,日本的里谷多英拿了冠军,结果颁奖仪式时升国旗,这位年轻的冠军就戴着帽子,抄着双手,缩在领奖台上等旗歌结束。这个事情引起了在场别的老外的困惑,因为国际惯例是要立正、脱帽、行注目礼的,像爱国主义爆棚的如老美,还要捂胸口。结果这位里谷回答道“原来对国旗就要表示敬意?我不知道这个事情。”

这件事之后,日本文部省才下了通知,各学校起码毕业仪式上要升国旗、奏国歌。这一下又是一场争斗,受日教组影响的校长们坚决反对,有的学校甚至都起了暴力冲突。而且根据俞天任自己在日本的生活感受,多数日本人也不会唱国歌2333


至于这句“国家兴亡,在此一战,但比起个人的权利和自由来,这些倒算不得什么,各位尽力而为就行了。

其实是在kuso日本昭和时代及之前的军人,那句著名的“皇国兴废在此一举,全体将士奋发努力”。这句话原版是东乡平八郎——日本著名的海军将领,打败过沙俄海军——后来又在多个场合有自己的变种:

1941年12月8日凌晨,日本海军第一航空舰队司令长官南云忠一中将在航行在南太平洋上的赤城号航空母舰甲板上对即将出击轰炸珍珠港的海军飞行员们发表的训词是:“在此决定皇国命运荒废的时候,你们成为了光荣的尖兵

几乎与此同时在马来亚沿海,看着护航的第三舰队司令官小泽治三郎少将打过来的“祈武运长久”的灯光信号,正在准备在泰马边界的宋卡登陆的第25军参谋辻政信中佐用颤抖着的手很努力地握着铅笔在日记上写道:“百年皇国命运在此一举”。

当时的日本军人,把这种思想称为"赌国运“,而这种赌徒心理,造成的最终结果,就是整个东亚和太平洋都在流血,自己也死了几百万人,国内还造成了严重的饥荒。

所以银英的很多表述,其实都是田中在借这个故事借老杨,表达他在现实世界里得到的很多感悟和体会,不要单纯从字面意义上去理解。


除了国家之外,银英对“信念”这个概念,也是相对不喜的。随便翻翻书都能看到一堆否定的表述:

正义和信念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嗜血的东西。

信念不过是强烈的愿望而已,毫无客观的根据可言。信念愈强,视野愈小,也愈无法正确的判断和分析。大体来说,信念是一个可耻的名词,只要刊载在字典上就够了,并不用嘴说说的。

拥有信念就能胜利的话,世上再没有比这更轻松的事了。因为谁都想要获得胜利呀。

因为信念的理由而杀人,其实比为金钱而杀人更下等。因为金钱具有万人共通的价值,但是信念的价值则仅限于本人才有用。

 

考虑到后面其实老田借老杨的口,表达过对min zhu主义信念的支持,所以这个地方的“信念”,个人觉得可以理解为【唯意志论】【意志决定论】的某种简化说法,同时也是田中本人“不希望单一思想主宰全部”的另类表述。

毕竟,曾经的霓虹,也被这种思维定式荼毒过:

夏目漱石在评论这个“大和魂”的时候说:“日本人象生着痨病一样,咳着叫着大和魂。 …………记者在叫大和魂,扒手也在叫大和魂。 …………东乡大将有大和魂,餐馆的招待也有大和魂。 …………三角形的是大和魂,四方形的还是大和魂,这个大和魂还真是象个魂魄似的,晃晃悠悠到处都有”。

军队内部流传着“皇军士兵以一当十”或者“皇军一个师团能当苏军三个师团”

东条时代有个邪门口号: “用竹枪也能打败英美鬼畜”

回去以后在 5 月 15 日的大本营会议上,秦次长报告说“英帕尔作战胜利的可能性很低”,
杉田补充了一句: “完全没有胜利的可能。 ”东条英机大怒: “谁说皇军不能胜利! ”

有这么一群曾经迷信“精神万能”的前代,你是不是突然能理解老田的立场了233


4. 民众

相较于前面几者,民众算是在《银英》里面,相对好一点的形象,毕竟还是出现过像费沙商人讨论新银河帝国和鲁宾斯基、同盟人民反抗救国军事会议,反战散步等等描写。

当然,确实都不太深入,而且确实是让人感到整本书,即使是同盟这种min zhu国家,民众的面孔、立场和想法都是很模糊的,而且很多主要角色对大众的评价也不太高。我记得田中芳树因为这一点,还遭到了日本左翼的批判2333

不过,如果仅凭这一点,认为田中是个“精英主义”,我感觉也不完全是这回事。就像前面我们提到很多银英的政治、官liao描写那样,田中老师对这些问题怀有的,更多是比较朴素的认识,而非深刻的接触和研究。关于民众这个话题也是一样,都是属于不好好跑几年社会新闻、公务员工作或者学术研究,很难得出直观认知的话题。

所以个人以为,田中老师确实有一定的“英雄浪漫主义情怀”,也确实对公众这个概念本身是有困惑和不满的,但也没上升到觉得精英能包打一切的程度。硬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书斋气吧23333

——————————

下面,我们再来说说作者表现出来喜欢的:

1. 开明明君与英雄

后者当然很好理解,毕竟是《银河英雄传说》2333 而且田中老师本人对于古代历史,古代战争史的偏好,都是非常容易触发老师对英雄喜爱甚至推崇的,更别提田中在银英里表现出来的浪漫主义,这也使得整本书为我们真的贡献了一大批各色各样的,有血有肉的英雄。


前者的话,其实以前也是争议点之一,毕竟推崇自由主义的老田,确实货真价实地描写了一个di制国家的开明君主,确实会让一些看过书的朋友,困惑田中老师莫非是个【人治】的推崇者??

但结合书里面对莱因哈特这个角色的描述,我个人认为田中老师对莱皇的定位,其实还是英雄在前,帝王在后,人在前,君在后


正传里面的莱皇,其实关于他治国的表述都是比较高度概括化的,整体来说,他作为管理者的色彩要比他作为【重塑者】【改革发起者】和【征服者】淡太多。田中在莱因哈特的故事里,也更多凸显是莱因哈特对于命运不公的反抗,对于污秽现实的痛恨,对于浩瀚宇宙的渴求,重点描述他的永不言弃,他的自律自省,他的嫉恶如仇,他的贯彻自我意志到底。这其实更多都是描写英雄的传统手法,毕竟你让田中老师真的去写莱皇怎么就一个法案在内阁扯皮,怎么跟三级议会的代表拍桌子,这也不现实(虽然我挺想看的2333)

所以,与其说是田中对【人治】的推崇,不如说这是田中老师,基于一个浪漫主义的年轻作家的视角,对【能够高度贯彻自我,能够以超人的自律和自省,燃烧自我推动世界和梦想的】这样一个英雄君王形象的畅想。


老田出于他对东方主义的偏爱,和对古代英雄的偏爱,确实有一点【希望能出现圣主明君】的想法,但那更多都是基于艺术和感性层面的。而且如果他体验到的,那会子的霓虹政治真的如他在书中借同盟控诉的那样,那出于朴素情怀的视角,会有点希望能出个强人把社会收拾一下,也能理解。

这个其实才是田中在书里面真正颠过来倒过去的纠结点:要效率第一,还是要程序合法?


老杨对莱皇的推崇,其实就是在这个点上:黄金树王朝一堆破事,上来个强人,一下子就可以开始涤清宇内,你让老杨这么一位天天被同盟傻逼政客撕扯的咸鱼青年,看着能不心动么233333只不过田中因为题材选择的问题,让效率第一的那一方变成了皇帝,搞得书里面反复在纠结到底帝zhi好,还是共和好,这个自然会容易让人看得晕头转向2333

应该讲,关于这两者的VS,人类社会从一战之后就已经有定论了,1918年之后欧洲的皇冠落了一地,就是个很好的验证。目前的地球上,也已经几乎没有从名义上都是di制的国家了,基本上要么套个君主立宪的皮,要么套个总统制的皮,纯di制已经hold不住现代社会。


2. 正直的 or 朴实的 or 侠气与醉狂的人物

从13舰队到比克古、邱吾权,从米达麦亚到缪拉、希尔德,其实田中比较喜欢的人物审美口味一致都很明显,所以哪怕是描绘帝国接班的政治家,也更愿意凸显和强调这块的特性。

而具体到同盟这边,还有个特点就是:不沾权的 23333333333333

这点其实可以让人很直观地感受到老田的政治洁癖,就哪怕是写莱皇这种有政治改革者身份的人,全书除了威斯特朗,其实也没有给他再进一步【明确明示过】其他黑点。两位男主,都是以厌恶权术,厌恶阴谋而著称,并且维持了自己大体上的政治清白走到人生终点。

前段时间有个问题很火,就是假如马丁来写银英会咋样,以隔壁权游那个画风,那银英很多人物“晚节不保”的可能性就要大大提升了(捂脸),这里还是实名感谢写这书的是老田吧哈哈哈

————————

在总结之前,我觉得现在也可以回答那个关于“焦土政策”的争议问题。

这个政策本身确实是个巨大黑点,和威斯特朗星球一样,确实都可以算作莱皇不光明的那一面。事实上,如果是描写一个帝王的话,我个人对这两者其实是能够从艺术和人物塑造上理解的。

焦土政策对于很多粉丝,真正的争议点在于【田中老师】本人在描述这个事件的时候,表现出来的【不是一个特别重大的黑点】的笔调和口吻。

一个威斯特朗,从一开始就是通过书中角色之口直接点明【这是有问题的,很严重】,后面还闹出来刺杀事件;但“焦土政策”这种在现代社会绝对会被挂墙头的事件(委员长当年炸开花园口大坝,直接导致连霓虹都在报纸上婊他,受灾的百姓后来帮着日军缴国军的械),田中老师在书里面仅仅认为他是【有一定问题的,但没那么严重】,这给读者造成了不少的困惑……


我个人感觉,这个点吧……其实应该是真的田中老师没想太多(捂脸)

就,我相信以老田的人品,你拿花园口这类操作去问他,他要是觉得不太严重,那才是真是见了鬼了23333 但写这个事件的时候,我觉得还是要考虑到一个问题:田中对本书大部分的战争策略参考,都是来源于古代,拿破仑这种都是算比较近的了,他在访谈中说过自己看了一堆蒙古人横扫欧亚大陆的案例。

而亚姆立札战役的主要目标,其实是为了展现同盟的冒进和赌徒战略,展现民众不关心你的主义,民众想要生存……所以老田满脑子想的都是【怎样展示一群傻逼政客为了选票,去进行一场超过自己承受能力的战争】,这个是他核心想黑的…… 

所以两者一结合,就使得他其实没太考虑,在己方国土上,在还没到战争已经快完蛋的时候,主动搞“焦土政策”的奇葩之处。历史上,哪怕是俄国,搞坚壁清野,也是把居民一起带走的,德国二战末期搞过类似的,但当时已经快完蛋了,属于破罐子破摔……


所以这个操作,你可以理解为……是老田早期创作上,一个没有搞好的情节设置_(:з」∠)_

————————

现在,我觉得我可以来总结,我们从《银英》里面读出来的当年的田中了

一个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

一个浪漫主义的作家

一个年轻的、有着浓郁书斋气的、简单的文学和历史爱好者

一个有着很高政治洁癖的青年

一个朴素的反战者

一个厌恶政客、厌恶绝对正确、厌恶以国家之名瞎搞事的学者

一个英雄浪漫主义者

有自己的困惑和矛盾,有自己的理想和坚持

对历史和战争有一定理解,但对政治、经济和社会理解不太深入

30岁出版自己人生最重要一本小说

也是他的第一本长篇


这么一列,突然还觉得挺有趣又敬佩的2333


下期讲同盟~

评论(47)
热度(162)

除了醒来,我们什么想尝试

© Some like it h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