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政治、银英与杂谈(三)聊聊同盟

系列目录:1) 2) 3)

人可不朽,救赎可待来日;国家不得永生,救赎唯有当下。

—— 黎塞留


在银英的三方势力描写里,自由行星同盟大概可以算是寄托作者对现实政治和社会的感情最多的一方了。相较于帝国改革的高度概念化描写,同盟的覆灭明显要详实许多。

从特留尼西特的内奸,到最高评议会的盲目,从杰西卡的抗争,到忧国骑士团的暴行,从霍克与军部部分高层的激进,到救国军事议会的叛乱,从对老杨的审查会,到列贝罗的卖人头……基本上,除了老杨、杰西卡和其他不沾权的小伙伴,田中几乎没有给同盟哪怕一点正面戏份(笑哭.jpg),而是把大部分我们能听到的现代政治弊病都放到了同盟这边,老师对现实政治的失望与不爽跃然纸上23333


所以本期的第一部分,我想先整理一下,银英在同盟的描写中,主要针对了哪些弊病和问题。


1.唯意识形态论+民粹主义

这两个怪胎的结合,其实可以被视为同盟一半问题的症结。民间的狂热与民粹,助推了特留尼西特这种野心家和内奸的上位;民间的狂热与民粹,助推了最高评议会批准军事冒险方案;民间的狂热与民粹,孕育了忧国骑士团这种极右翼势力的出现;民间的狂热与民粹,也使得杨在同盟受到了从上到下,从政府到民间各个层面的阻挠。

打赢了仗,立刻狂热,顺便怀疑将领是否会夺权;无法保证打赢,则立刻质疑军队的决心与立场。这个结合,最终为田中笔下的同盟,敲上了棺材上的第一颗钉子。

个人感觉,田中之所以把这点拿出来浓墨重彩地描述,可能跟当时全世界尚处在冷战时期有关,美苏的对峙,红色思潮与西方思潮的对峙和碰撞,在日本本土也有体现,比如著名的“chi军“事件;同时,霓虹本身的极右势力也一直在努力壮大自身,田中的住宅貌似也被这类团体骚扰过。个人觉得,这可能也是田中在书中,对民众的态度相对困惑和怀疑的原因之一。


2.一切为了选票

著名英剧《是,首相》有句名言:外交旨在活到下个世纪,政客旨在活到周五。银英对这种弊病现象的描写,集中体现在最高评议会对大远征的批准上,不关心是否合理,不关心自己是否有这个能力,仅仅感觉最近改选可能不顺利,就决定对帝国进行大远征。这种短视与盲目,为同盟的覆灭贡献了最惨烈的一笔。

这种为了选票而发动战争的行为,在现实世界也有体现,最典型的比如小布什对伊拉克的动武,为他瞬间拉高了支持率;普京对克里米亚的动武,让他低迷的支持率一下子飙到80%以上。


3.军事冒险主义+精神万能

关于这部分内容,其实我昨天在第二期的分析里已经有涉及~具体到同盟这边的话,主要集中体现在霍克这个角色上。这个角色可以说是集合了昭和军阀的精华了。

可能有小伙伴会困惑为什么霍克能够越级提案,这个行为其实【在基于同盟基础情况的推演下是不太可能的】,但是田中这里基于对历史的某种映射和嘲讽,为我们演绎了一把太空的昭和参谋。因为他的历史原型们是这样的:


其实石原莞尔的出名,还倒不是因为他策划了“9.18”,而是在 1936 年“绥远事变”的时候,当时已经荣升参谋本部战争指导课课长的石原莞尔大佐 11 月 20 日飞到现场想阻止,被武藤章(陆大 32 期,甲级战犯)调侃了一句: “石原桑,我们只不过是在重复先辈在满洲干过的事情,有什么不对吗”,这才出了名。

石原莞尔中佐,板垣征四郎大佐,土肥原贤二大佐团长一级的官就策划发动了918。

辻政信在关东军中排名只是第 7 位的少佐作战参谋,可他愣敢以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陆大 21 期)的名义起草下达一份叫做《满苏国境处理纲要》,里面的第四条赫然写着:“对于国境线不明的地区,防卫司令官要自主认定国境线并将其明示一线部队”。
什么意思?所谓“国境线不明的地区”不就是容易发生冲突的地区吗?在这种地区把权力下放给师团长,除了是在有意挑起冲突外没有别的解释。

户村是这么说明的: “从濑岛参谋那里听说了在马来半岛已经发生了空战,战争已经开始了,看起来这个时候美国总统来电报也没有意义”,所以这封电报被他扣住了。送到美国大使馆时已经是晚上 10 点钟了。一个少佐参谋,连别国国家元首发给日本天皇的电报都胆敢私自扣留。

而霍克在国防部讨论大会上,对于战略细节、战争目的的种种“随机应变”和我军必胜,也与昭和时代的诸如东条英机等人,非常神似:

天皇在一边看这就纳闷了,这几十万人在那儿干吗?真的又准备打苏联了?西伯利亚出兵,张鼓峰,诺门坎真的全忘了?就问东条了: “和苏联开战的目的是什么? ”东条中将的回答让天皇目瞪口呆: “现在开始考虑”。

田中把历史上,昭和军阀们那种盲目、天真,视人命如无物的胆大妄为,通过霍克这个角色体现的活灵活现。


4.或者无耻或者无能的文官

这点,我在昨天第二期的文章里也有详细讨论。细看同盟side的高层,一个大内奸,一个原教旨,几个无能,还有个不光无能,后面还无耻了233333

每次看到这里,真的都能非常清晰地感受到田中对现实政治的不满和厌恶。


5.上层躲在幕后,让底层当炮灰

这一点主要体现【特留参军时期只留在后方】【上流子弟参军率很低】等等,以及田中在书中点名diss的【武人之心】,拉着一群普通士兵去送死。


以上的这几点,共同为同盟的覆灭钉紧了棺材盖。这是田中基于自身对现实政治和历史的朴素理解,也是非常宝贵的社会弊病提炼与展示。同盟的覆灭,构成了这本书最核心的精华之一——给予普通人,特别是少年、青年读者这个群体,一个非常好看懂的政治启蒙,向读者展现一种国家崩溃的可能性,提醒大家在现代社会中,个人责任的重要性,对社会问题保持警惕和分辨能力的重要性。



说完了针对的弊病,我再来谈一下同盟塑造上的一些遗憾之处。

首先是基于纯粹创作层面的客观影响:

1.同盟与帝国在创作画风上的迥异,造成的读者观感影响

以前经常听到的一个宅男那边的论调,为啥同样是全线出击,同盟这边的画风就是穷兵黩武,帝国那边就光辉万丈233333 并因此引发了一些黑粉怀疑老田是不是更喜欢di制(笑哭.jpg)这点就连老外那边的观众也有吐槽,说感觉帝国这个应该算征服战争吧,是不是描述得太正面了点2333

这其实就是我在第二期也一直在强调的一个问题:田中对帝国和同盟的寄托与创作都是不同的。老师本人在访谈里曾经说过,他在写帝国的时候采取的是戏剧的手法,在写同盟的时候采取的是电视剧手法帝国取材的都是已经作古的历史,同盟取材的是现实中的感受,所以——帝国是传统的英雄传奇塑造,同盟这边是现实的电视剧描述了,这二者的差异,确实容易给读者以观感的错乱2333

而且严肃点说,其实莱因哈特后续对同盟的征服,田中其实是反复借希尔德之口也表达了质疑,但由于这种描写画风的不同,使得一般读者的眼光更容易集中到莱皇咏叹调一般的心情变化,提督们华丽的战略与战术,以及和老杨的种种斗智斗勇上,反而忽略了这些细节。


2.因为创作长度变化,而造成的戏份不平衡2333

很多读者可能都有这样的感受:同盟是不是败的太快了。这点一方面有作者自己的用意,另一方面还有个很客观的地方……因为我们亲爱的田中老师一开始压根就没想写10本书(手动再见)

根据多方面的消息,田中最初只打算写3本到5本,照这个篇幅去看的话,新帝国的崛起和同盟的覆灭是正正好的双主线。可后期编辑部希望他写10本,所以导致同盟就变成【败的有点快】,也导致齐格飞遗憾地早早离场的。

个人觉得,如果老田当年就知道自己要写10本的话,同盟的一些设定和戏份估计会有不少的调整,也不会出现3年不到报废同盟【除了老杨和卫戍部队】外的所有军队(笑哭.jpg)原著军事救国议会,带着国内舰队和老杨VS的场景,说不定也能搞得更合理一些,因为这个操作,我放到现实世界给大家类比一下:

美国军队某位将领觉得美国对苏联态度太软弱想建立强势军zf杠苏联,所以发动军事zheng 变,然后美国国内几大军区,一堆集团军开始互相开战,最后留半只太平洋舰队一脸懵逼……

苏联:你这样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捂脸


3.有时候确实过于【理念表达先于合理性权衡】

当然,如果全部深究合理性的话,这本书本身就无法存在了233,毕竟宇宙时代会出现di制本身就不科学233333  但田中老师在一些细节和操作层面,有的是太让位理念表达,也确实会容易造成剧情的争议和遗憾。

昨天第二期提到的“焦土政策”问题就是这样。因为这场戏本质上是为了展示同盟的军事冒险主义,和普通人更重视生存而非主义,这两个理念表达,所以写这个剧情的时候,导致老师完全忽略了在自己的土地上,在战争明明没有打到最后关头,ZF主动搞焦土政策的巨大问题,使得书里面把它处理成一个【有争议,但不大】的谋略,甚至连老杨在表达中,都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有问题的】(捂脸

现实里面搞出来这类举动的,都是委员长那种脑回路,而且花园口一炸,从我D到当地百姓到日军都在婊,一下子在自己的ZZ声誉上就下了一分。这对莱皇这个人物塑造来说,是很有影响的,莱皇的黑点,其实更多集中在威斯特朗那种【用10个人的命去换100个】的权衡上,但焦土政策这类举动,都是最糟糕的执政者才会搞出来的,完全无视自己人民生存与安全的,跟驱使老百姓去趟地雷的举动差不多……这和老田塑造莱皇的初衷,绝对是相违背的。

但是,由于这场戏的表达点在同盟那边,所以田中在思考的时候,确实没有顾忌到本身的合理性权衡,我相信,以老田的人品,你真的拿花园口这类事情去问他,他要是能觉得是对的,那才真是见了鬼了23333



接下来是基于背景和系统设计方面的遗憾与问题:

1.政府制度:府院不分

看过银英的都知道,同盟的最高行政机关是【最高评议会】,从几场关于他们的描述里,我们会发现一个很奇怪的地方:自己提案,自己投票,自己去执行…… _(:з」∠)_ 府院不分家,又当裁判又当球员

效率比隔壁的di制国家还高2333 大远征那么大一个事件,十几个政府高层举举手就搞定了,这简直比苏联政治局还酷炫23333 一个已经运转了200多年的,拥有130亿人口,几百个星球的国家,实在是真的完全不可能依靠这样一个政府制度啊23333

现实世界里,唯一跟同盟的制度比较接近的min zhu国家,是欧洲的瑞士,采取委员制


但问题是,瑞士人口规模本身就很小,国土面积也小,国内还拥有超一流的min zhu传统和高人口素质,所以也就是这种超精英类型的小国家,才敢使用委员制。其他min zhu国家,多数都是在总统制、议会制和君主立宪等之间选择。如果说是早期的同盟,使用委员制还能理解,但已经运转200多年,人口又130亿,再使用这个就匪夷所思了,这样的ZF对国家的代表能力和管理能力都会收到巨大的限制。23333


随便举几个现代常用的政治系统(美国的大家都熟悉,这里不放了)


(君主立宪的府院分配)


(半总统制的府院分配)

而书中还有个地方,是特留尼西特因为给大远征投了反对票,所以其他人下台,他还继续在上面……这个其实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是国防委员……任何失败的军事行动,他都是第一负责人,哪怕让他下台坐两年冷板凳再回来都可以,但绝对不可能凭着一张反对票就独善其身的。

比如70年代以色列的赎罪日战争,打赢了,但因为前期的军事情报和战略误判上有失误,内阁集体被要追责,集体下台,连军事情报系统的头头也被追责要求下台。

就哪怕是昭和日本,近卫文麿、东条英机这些首相,在当时的霓虹经历了重大的军事失败之后,也直接下台了,只不过因为昭和日本的军事行动是由军部主导的,所以整体的战争仍然在继续。


2.议会描写:消失的政党和议会

这一点和下面的第三点,是我觉得银英在同盟的政治描述上,最让我遗憾的地方。对于现代代议制而言,政党和议会真的是核心中的核心。政党是不同意见的人群进行聚集和整合的地方,议会则是国家立法机关,是代议制决断国家议题的地方。而且多数国家还一般分为两院:参议院众议院 or 上议院下议院,将不同的立法职责和内容分派给他们。

议会和政党可以神展开,可以被玩废了,但不可能没有。可惜在银英的世界里,我们只是模糊听到过有大选,但他们的政党到底是谁,有什么主张,背后支持者都是什么样的人……完全搞不清。而且如果银英的世界,能让杰西卡这种素人议员,第一次竞选就上台的话,反而证明同盟的反战势力是挺高的,可能类似于【沉默的大多数】这种存在,而且说明同盟的政治参与门槛也不太高。

当然,这里其实也能理解老田,毕竟他年轻时候的霓虹,是自民党一家独大,他本人也不是热衷关注政治的画风,所以对改选这种事情老田没有什么很深刻的感觉。只不过对于同盟的塑造来说,就留下了一个非常致命的遗憾23333


美国的两院:参议院——重头戏:审核人事任命、条约缔结;众议院——立法、监督、税收等


3.司法系统的缺席

这点和上面一样,同盟的法院整体神隐23333 最高法不知道在干啥。要知道一般min zhu国家,最高法还得处理某个法律是不是违xian,地方和中央打guan si等等这种杂七杂八的话题。同盟这种视自己为银河联邦继承者的国家,应该走的还是联邦制,没道理自己的司法系统如此没有存在感23333


4.军事决策描写

同盟关于军事决策的描写,也是在最高议会批准大远征,然后下面国防司令部开始带着军人讨论操作上。然后这个槽点就更多了……

首先是:宣战权这个东西,一般来讲,都是在议会的,哪怕装也得装作在议会2333

换言之,任何一个min zhu国家,想对某国宣战,都得是跟议会一关一关磨嘴皮子,他们的质询会一般会长这样:


行政系统的,拉着国防部和军队的相关人员,搞出来具体方案,然后跟议会讨论,希望得到议会批准。哪怕是紧急状况如珍珠港,也得按程序走:


这张是珍珠港事件后,罗斯福总统在国会著名的演讲“Remember Pearl Harbor”,这个演讲其实是在议会呼吁赶紧投票通过对日宣战,而不是总统已经宣战了。

当然,现实情况里,肯定不会完全按照理想环境走,美国总统有60天内的战争行动权;周围一圈宿敌的以色列,今年也通过过内阁的紧急宣战权,但你要指望打完了不被议会追责,完全不甩议会的话,那也是不可能的23333

所以,像同盟这样举举手就OK的,那除非已经彻底苏联化或者德意志第三帝国化了,否则基本上不可能。这么大规模的行动,只怕特留和他的人要在议院撕逼至少大半年233333


当然,这里肯定有小伙伴要问了,那说不定同盟现在就已经苏联化或者德三化了呢。这里就要讲到我们的下一个问题:国家的军事决策系统。

首先,苏联化至少按书中的条件和表述,不太可能……。真的苏联化了,那最高评议会的决定出不出兵,就是同共中央,加部长会议,加国防部一堆职业军人坐在室内开会了,不是几个委员举举手就OK的。任何的苏联化、德三化或者昭和化,伴随而来的都是军队系统的重头戏,那老杨头疼的就不是傻逼议会又要作死,而是国内要军zf化了(笑哭)更不可能出现,后面老杨作为国内唯一一个能打的军事将领,还要被议会审查的现象。


这也是我在前面认为,虽然霍克这个角色写得很有趣,但他蹦跶成这样是非常不科学的原因……因为同盟从书中的描述来看,从上到下反而是都很警惕自家军事力量的,职业军人也基本上不会【成系统的】参与军事决策,军事力量和系统参与政治受到了挺大的限制。而霍克的历史原型,昭和军阀的政治和军事决策系统是这样的:


当时有一条军部大臣现任武官制的规定,就是说陆军大臣,海军大臣必须由现役军人出任。 1913 年曾经改为退役,后备役军人也可以出任,但在实际上就从来没有实现过。反而在 1936 年 2.26 事件后,在军部的压力下广田内阁又恢复了现任武官制。这个现任武官制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厉害得很,只要军部对内阁不满意,两个军人大臣辞职就行了。军部不派新大臣,你个内阁只能垮台:缺俩大臣还怎么干?有现任武官制这句话,你就没法子去随便拉两个人来凑数。这一下军队算是把握了政府的死穴,时不时就可以点你一下。


对于军事行政的“军政”,作战和用兵等被称为“军令”。军政归陆军省,海军省管。军令则归参谋本部(陆军)和军令部(海军)管。也就是说,政府只管招兵和养兵,招来和养着的这些兵准备干什么,在干些什么,一概无权过问。而这些政府招来,政府养着的兵呢,也邪门。指挥他们的是长官,什么师团长, 大队长的。谁指挥长官呢?参谋们。 


也就是这样的政治和决策系统,才真正能出现霍克这类参谋。原著同盟,霍克这种越级提交的行为,在军队内部就会被警告一通了,一个搞不好,从此冷板凳。要牢记一点,非昭和画风的军队系统,最烦就是越级行为,这是大忌(捂脸)


那么一般情况下的min zhu国家军事决策系统长啥样呢?各国其实都有自己大概的框架。

比如英国长这样:

英国最高军事决策机构是“国防与海外政策委员会”,首相任主席,成员有国防大臣、外交大臣、内政大臣和财政大臣等;必要时,国防参谋长和三军参谋长列席会议。国防部为国防执行机构,既是政府行政部门,又是军事最高司令部。国防大臣由文官担任。



美国长这样:

给总统做军事咨询的是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除了总统、副总统、国防部长、国务卿4个法定外,军队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中央情报局局长分别任军事顾问、情报顾问,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负责委员会的日常工作。由于美国总统其实在军事方面的权力很大,所以这个机构也差不多就相当于军事决策机构了。


然后给总统搞各种军事和作战计划的,主要是这个机构:参谋长联席会议

成员有陆军参谋长、海军作战部长、海军陆战队司令、空军参谋长和国民警卫队局长,他们轮流担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这个部门相当重要,负责制定美军作战计划、训练大纲、装备需求等。

当然,以上的这些,都只是决策,想真的出兵?对不起,咱们参议院和众议院见吧2333 以同盟对帝国全面出击的那种规模的军事系统(相当于美苏某一方,正式宣布我要和另一方打仗啦),从开始讨论,到扯皮,到最后出兵,估计至少2-3年……估计能扯皮扯到F4去世(笑哭.jpg

像原著这种“高效”的议会和ZF,讲道理,现实里很多国家会很羡慕的233

——————————————

所以这里也可以再探讨一下前文的一个弊病:同盟为了选票出兵

这个逻辑是对的,但原著对这块的运用是有问题的23333 美国为了选票打伊拉克,俄国为了选票打乌克兰,但他们打的都是比自己弱太多的国家,没有国民会预期自己会打输。多数为了选票去打的仗,多是这样找苦逼小兄弟练手因为无非是赢的不够漂亮,而没有失败的危险。

美国人民会愿意为了打伊拉克投票,但假如美国总统突然说:走,咱们直接打苏联/俄罗斯吧……那美国人民只会请自家总统去看看医生……美国这种,都算是西方国家里相当在意意识形态的了,打个阿富汗还要权衡许久……更别提对苏联动兵23333

更别提,同盟在730党之后,其实基本上没赢过帝国,帝国还修了个漂亮的要塞看在自家门口看星星,怼死了好几拨自己的人,这种情况下,同盟真正可能的状况是一方面恨得牙痒痒,一方面厌战度高的一塌糊涂,整个社会一定程度上失去对帝国的作战信心。现实世界里,苏联打阿富汗久攻不下,导致国内一堆不爽的声音,军队也想跑路;美国打越南、打阿富汗,国内后期的反对意见也是一浪接一浪;哪怕是咱们国家在抗日战争期间,中间也有一些时间,很多人,都是不想打的,这还是正经的民族保卫反击战……

民众确实有可能觉得打仗不错,但民众更多时候是不喜欢牺牲的,民众的意见是会改变的,当年打伊拉克高票通过,然后民调从战争一结束就开始往下掉……搞得小布什现在在这个事情上是毁誉参半的,这还是掐个不太强的国家……


我知道可能有小伙伴会说:当年日本不也是单挑美国了吗?德国也跟整个欧洲开战?为啥同盟不能犯这个蠢。这个问题可以分两点来说:

首先昭和日本和希特勒的德国,那就真的连min zhu的边都不占了啊,人家根本不用向议会负责,是军部和元首,基于自身意志在搞事,军ZF色彩杠杠的。同盟这种,最高议会还要在意大选vote多少的,军队地位很一般的,哪有那个本事学昭和日本和元首……

其次,昭和日本之所以敢杠美国,其实和他在之前二三十年的军事胜利,是分不开的。打开明治维新后到二战前的日本对外作战成绩,基本上没输过杠大清,杠沙俄,杠委员长,都赢或者正在赢的途中,所以他才有那个底气去畅想,说不定美国也是个纸老虎……同盟这种,60多年过去了,才把伊谢尔伦拿下来的战绩,就算昭和一把,最多就来次诺门罕,弄两支舰队,再去搞点突袭搂边草。直接上来就正面杠帝国这种庞然大物是不太可能的,再疯也不可能。更别提,就算是昭和日本的军部,也没想着能够拿下美国,主要战略目的是想逼美国停战

而希特勒等他杠上俄国的时候,也已经把周围扫的差不多了。二战的德国,也并不是上来就刚对峙最终BOSS的,都是先从身边的弱的,打不过自己的开始刷:比利时、波兰、挪威、法国、荷兰等等……最后才杠苏联。


所以说换言之,如果真的想凸显【同盟穷兵黩武,军事冒险出击帝国】,那么同盟整个体制就要变了,议会再见,军部你好,而且还要配上前期一系列,持续至少十来年的胜利。

如果想凸显【同盟为了选举瞎打仗】,那么同盟和帝国的实力对比就要改变,帝国是弱的那一方,而且会有民众意见的反复,后期厌战情绪的高涨等等。

以一言以蔽之:议会和军部,只能选一个……

——————————————

最后,还有个小地方,就是军事人员的职务任免权。

老杨带着半支舰队去打伊谢尔伦,有个很重要的诱因是特留想找老杨BOSS席特列的麻烦,要撤职换人什么的。现实里,一般这种人事任免的审核权在谁哪儿呢?不好意思,也是议会233333

2014年9月被美国时任总统贝拉克 . 奥巴马提名出任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并于同年12月获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就任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后,这名日裔血统的海军上将与日本军界和政界往来越发密切。

多数情况下,这种高级军事将领和机构主事的人事任免,都需要经过参议会的审核通过,哪个min zhu国家都是这样。

所以你看,同盟这一边,完全忽略议会描写的后果,就是整个同盟的描写,一下子虚化了,搞不清到底这些系统是不是在运转,是不是出了问题,在哪出了问题。所以,每次有人问我,你觉得同盟怎么样,我都很茫然……因为实在缺了太多的部件23333

我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民粹是不好的,极端唯意识形态论是傻缺,为了选票去打仗是相当脑残的,不能让民众去当炮灰,民众要对自己负责。换言之,田中老师【贴片式创作】的这些【贴片现象】我都能很明确地给出评价,但你问我对同盟这个国家整体怎么看,没办法分析……因为按照同盟的基础条件,他就不可能长成这样样子2333


5.多民族、移民为主的联邦制国家面貌的缺失

分析任何一个国家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土地、人口、立国方式和时间等等条件都是要最先考虑的。10亿人口的和100万人口的国家,就不可能是一个画风;地广人稀的和挤得密密麻麻的国家,民众性格也有很大不同;开国100年和开国200年的美国,政治体量和复杂程度已经不能随便概括清楚,大陆国家和海洋国家是不同的,精耕小农和商业贸易国家是不同的,联邦的和单一的国家是不同的,历史悠久和历史很短的国家是不同的,独立自主建国的和别被人扶持建国的国家是不同的。

所以回到同盟这块,130亿人口,200多年的立国,至少相当于一半帝国的面积,人口构成包含大量的移民,包含大量的多民族和族裔,发现新大陆式的自发建国……


基本上,有这样一个基础条件,同盟是妥妥的联邦制,多民族、多党派,重视自由与自身权益,热衷开发星系和搞建设,同时因为长期有较大的外部威胁,国民安全感诉求较高

新兴国家,你在各个星系压根就没有什么历史原住民和核心,你只能靠给予去开发那个星球的人一定的自主权,才可能得到支持,激发开发的积极性,才可能维护住tong治和管理。

移民为主+多民族=核心认同感是比较少的,除了一个【我们都不喜欢帝国】以外,你没有共同文化的记忆,彼此的实际诉求差别很大,所以基本上不太可能出现一dang主导,没给你搞50多个党派在议会掐架就很不错了。

自发建国=没有太多外部影响=没有历史包袱,所以一般都会选择那个最能保护自身权力的体zhi,估计两院议会地位会比较强势。

外部威胁大=大家都很需要军队=军队存在感会很高,所以ZF资源和决策会有很大一块蛋糕被军队分走。


这样画风的同盟,才是它那个基础条件能够推出来的大概状况,当然细节层面肯定会有偏差。但原著那种战后霓虹画风的同盟,【党派换届不明显、委员制最高行政机关、很容易被控制住经济、非常极端的唯意识形态论、军队地位很一般】,可能性是比较低的。

这样的同盟,就算后期出问题,其实感觉和细节,也会和原著有较大不同。


6.经济与人口问题

这个层面,就是田中老师的具体细节BUG了,当然,也给银英故事本身造成了蛮大的困扰2333

首先是军队动员率的问题:

130亿人口,拥有5000万的军队,其实动员率只有0.38%,真的是个蛮低的水平2333

现实世界,韩国5000万人68万常备军(1.3%),以色列800万人17万常备军(2.1%),新加坡560万人口7万常备军(1.2%)和25万预备役部队,各个都比这个比例数据高……

而真正打得惨烈的,影响到国民生产的,例如二战动员率,各国长这样:


等于说,如果同盟真的因为军队太多而影响正常生活了,那同盟维持的是一支至少13亿军队……

(帝国:阿盟啊,所以我们果然要开始打总体战了吗!同盟:老帝,我还在议会扯皮,你在等待)

我知道一直有人在这个问题上,认为是因为同盟此前的交战伤亡惨烈,但如果你看同盟730之后的战争,其实还是以边境的中小型交战,大家你一巴掌我一巴掌的这种居多,双方其实都没亮真刀子,大家一起动用的部队也就在400多万左右,伤亡在100万…… 当然,伤亡还是要沉痛哀悼的,但其实都没到伤筋动骨的地步,帝国和同盟都是。


然后就是同盟的GDP和税收问题……_(:з」∠)_

引用一下原文:

此外,由于与帝国长期对立,无法削减军事开支,更不能缩小军队规模,造成现在同盟经济的窘境,莫此为甚!因为同盟的国民生产总值有百分之三十以上必须投入到军事支出

原著里,同盟大远征的军费是2000亿第纳尔军费,占军事预算的一成以上,说明军事预算为2万亿第纳尔。这个标准,同盟总GDP6万亿,130亿人口,结果人均年产值不到500第纳尔??

然后尤里安还在自己的日记里,写过他刚上班的薪水是1000第纳尔每个月……

原著里同时还说,这2000多亿的军费,是今年度国家预算的5.4%。这可以推算出同盟政府财政收入只有大概4万亿多,以同盟130亿人口算,人均税负300多第纳尔/每年。

_(:з」∠)_ 良心低税收国家啊……


在这里,我倒不是说一定要较真,毕竟小说全部较真的话,就没办法写了,而且多数作者也不可能去建立社会模型,还给我们推演一番。

但是呢,从【让理念表达更清楚】的角度来说,其实把一些基础的数据,一些基础的系统与设定,和彼此基础的实力理清楚,会更有助于小说理念的验证。

对于我个人而言,银英最大的遗憾之处,还真不完全是上面说的那些硬条件设立,而是银英本身的势力设计和对比,实在是做的不算好。虚虚的同盟,奇怪的费沙,讲不清的帝国,就,哪怕大家都有些不同的黑科技啊、黑魔法啊、神秘外星人加持啦之类的,都会好一些……原著最后的处理,其实确实影响故事了的延展性,一定程度伤害理念的背书。


所以回到同盟的塑造上,我就一个感受:如果想达到书里面描绘的那个政治和社会画风,首先同盟的立国时间就要更短,国土面积也大幅缩水,人口也是,国内相对闭塞,单一或者个位数民族与族裔,整体ZZ受到帝国的影响更大,长期剧烈交战,而且还获得不少胜利,导致民众好战度很高。

而如果想在同盟其他不变的情况下,维持它最后的灭亡原因——军事冒进,那么同盟就有可能是个体量庞大的强势国家,帝国是团结奋发的传统小国,然后同盟被自己的军事冒进和轻率拖进泥潭,脱不了身23333


个人推演出来的【有问题的】同盟可能性

如果单纯想写同盟覆灭录的话,其实同盟更适合以下几个剧本:

1. 国内政治意见跨度非常大、议会政dang特别多,思潮过多,导致行政效率低下,半年报废一个内阁

2. 星系和星系之间,首府和星系之间,权力架构做的很糟糕,相互掣肘,还有的州星系想自己跑路23333

3.由于常年的国家安全受到威胁,同盟对军事力量非常依赖,军部汲取了大量的资源和权力,变身军ZF,成了一个大号昭和2333


对应这三个剧本,老杨头疼的地方就可能变为:

1.忧心忡忡:等你们通过议案,帝国都打到海尼森了

2.海尼森市民:你们底下这些州不能不交税还指望我们保护你们啊……

3.心向MZ:就算打下奥丁又有什么用,国家已经一点minzhu都没了


老杨:有没有让我直接回家歇着的剧本

我:你让你爹少折腾垃圾古董就行

老杨:再见!


下期聊费沙

评论(28)
热度(209)
  1. 独舞上九天Some like it hot 转载了此文字

除了醒来,我们什么想尝试

© Some like it h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