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英|莱杨】见了面也会有不明白的事(大纲完结法


WARNING:弱智作者相声多,只写大纲不写文

本故事开启时间点:

巴米利恩会谈,正常的莱因哈特与杨威利(世界线一抖,未恋爱)正在会议室相谈甚欢,两人刚刚扯到同盟和帝国的水质问题,突然灵魂深处一念闪,两人被魂穿了。

接班的是来自另一个平行时空已经打出BE结局的二周目莱杨,他们互相对对方都怀有莫名又深刻的感情,可惜最后仍然败在儿童节与疾病的刀下。


上一秒还在喃喃一生的两人,发现这一秒居然坐在了巴米利恩战役结束的那天,两人相视长叹。

“朕……我现在向你再次提出邀请”二周目莱因哈特一洗往日的锋芒毕露,带着难以按捺的酸楚,重复着当年与面前黑发男人第一次面对面之时的台词。"来我这边吧,我也可以给你帝国元帅的封衔,杨,我还可以给你……”

“陛……公爵殿下”二周目的杨威利轻轻地打断了对面金发男人未出口的诺言。他低下头,摩挲着自己的左腿“您又怎么会不知道我的答案…“二周目的杨轻笑着“这是我无比的光荣,不过,恐怕我不能接受”

“因为水质么”二周目的莱因哈特把头抛向沙发后背,顶层的灯光晕眩了自己的视野,他举起白玉一般的右手,静静地遮住了双目。

二周目的杨站起来,他第一次跨过隔在两人之间的那方茶几。

“是的”二周目的杨挨着自己也无法定义关系的金发男人坐下来

“但如果命运这次真的让我们两人再次从头开始的话,我相信我们至少能避免更多的伤亡与遗憾”杨轻轻拍了拍对方的左手“无论是您这边,还是我那边”

“如果我说,我最大的遗憾是你呢”二周目莱因哈特突然直起身子,冰蓝的眸子里凝聚着无尽的情愫,他定定地直视着面前那双永远宁静如海的黑眸。

二周目的杨威利被逐渐靠近的俊美面孔钉在原地“莱因哈特,我们不…”宇宙第一智将未出口的话,被他前一世从未拥有过的爱人封在了唇齿之间……


然后二周目的两人就怀着一腔复杂的感情啪啪啪了(我们继续大纲流……

等啪啪啪到高chao的时候,突然灵魂深处再念闪,二周目穿走了,这个世界线的原主又回来了,本来正经聊意识形态的两人,震惊地发现自己正浑身赤果果地和对方如痴如醉地缠绵在一起,底下正在勃然喷发……

莱公爵(OS):震惊!我在做什么!!!

老杨:啊…嗯呐……公爵,您能否先从我的身体里抽出来……

莱公爵:杨元帅,对……对不起!!这到底是……

老杨:不好意思,我现在腿有点软,您能不能先扶我一下,我需要去一趟洗手间……


门外,奥贝斯坦:什么,都谈了2个小时了??


半小时后收拾完了,他俩勉强穿好衣服,完全无法直视对方。

老杨勉强开启分析模式:

“您能记得的最后一件事……不包括我们刚才的窘境,是什么”

高智商的两人很快判断,两人的记忆点断在了同一个时间点,下一秒就是这不堪入目的赤诚相对了233333

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心智?还是被什么宇宙生物附了体?

从来不信怪力乱神的两人也拿不定主意。


“总之阁下今天还是现在我处休息一下吧”纯情少年莱因哈特红着脸坚持“我会让科学官检查这间房间,如果您有需要的话,我们这里也有医生,我看您刚刚也有点不舒服的样子”

直不起腰的老杨表示了谢意,于是莱因哈特叫来了艾密尔,让他准备客房。老杨则通过帝国的通讯频道,告知13舰队,自己会于明早回到那边,请他们不要担心。


收拾房间的艾密尔:为何这房间里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整理莱因哈特衣服的艾密尔:为何公爵的领口上的扣子掉了2颗!

绕了一圈又回来的奥贝斯坦:什么,还要留宿??


与此同时。

互道晚安之后,躺在床上的纯情少年莱因哈特尴尬地发现,自己总是控制不住地回想刚刚看到的那幕:黑发宿敌修长的身体、迷人的黑眸、潮红色的面孔和白色的……

“奥丁大神啊”刚刚脱处的公爵把脑袋埋到枕头里“我居然像那些腐朽的黄金树皇帝一般,做了如此yin乱轻薄之事!我居然现在还在回味这种事情,我怎么对得起我的誓言,我的抱负、我的信条!”

回忆杀切入

安妮罗杰:莱因哈特,以后遇到了喜欢的女孩子,记得带给姐姐看看。

莱因哈特:姐姐,在把您……之前,我是绝对不会考虑任何感情的!

安妮罗杰:(摸摸头)别总是这么像长了刺似的,小心在你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就唐突了对方

吉尔菲艾斯:安妮罗杰大人放心,如果真的有这种情况,莱因哈特大人最后一定会对对方负责

路过的宫女:这一家价值观好正经啊。

切回。莱公爵从床上一竿子做起“对了,负责!”


躺在床上的咸鱼老杨:这次这事实在太尴尬了,希望不要影响罗严克拉姆公爵后续对同盟的合约签订。

然后第二天,莱公爵和老杨坐在一起吃早饭,两人客气地交谈着各种风土人情,战略战术,文化历史、两国趣事。

老杨:罗严克拉姆公爵真是见多识广,英俊过人啊。

莱因哈特:看来同盟也还有可取之处,还是能养出这么迷人……不对……这么伟大的将领。


莱因哈特想了半天,还是觉得要表达一下自己可以负责的心意。

老杨听岔了,以为莱因哈特是想表达自己将认真和谈,建设银河和平国家的心情,非常感动,认真道谢

莱因哈特觉得得到了对方的谅解,很开心

然后莱因哈特开始卖安利,老杨继续前情脑回路:

莱:奥丁其实是颗很美丽的星球,费沙则总是生气勃勃,希望你以后都会喜欢

老杨:等和平了是该出去多走走

莱:我姐姐现在还在奥丁,等举行仪式,我会把她请来的。

老杨:女大公辛苦了。

莱:我还年轻,很多事情也不一定清楚怎么处理,希望杨你能多给我一些时间

老杨:当然当然,您要办的这些事情,哪一件都不能操之过急


鸡同鸭讲地讲了一顿早饭,莱皇给姐姐打电话:内桑,我可能要结婚了。

老奥在饭厅找到老杨:您的舰队今早给您发来询问回归时间的电报

老杨:啊,是该回去了,我是否要向公爵道个别再走。

因为发现公爵看着敌国元帅居然在脸红,而脑补了很可怕东西的奥贝斯坦,斩钉截铁地表示:公爵刚刚有紧急公务传来,他让我来送您

老杨(珍重道谢):好的,有劳您带路了。


然后打完电话的莱皇,开心地回到餐厅:咦,杨呢?

喊来艾密尔:杨元帅去哪里了?

艾密尔:走了啊

莱因哈特:???

艾密尔:奥贝斯坦大人说杨元帅的舰队来电报了,杨元帅就走了。

莱因哈特瞬间脑补了奥贝斯坦此前对老杨的种种戒备

莱皇:奥贝斯坦,你为何要把杨送走,你要对我的人做什么!!

还没来得及关通讯终端的奥贝斯坦:……

奥贝斯坦心声:我TM就知道元帅这两天不对劲!防不胜防啊!

终端另一头的缪拉:什么,元帅和杨元帅搞到一起去了!!

一天之内,帝国提督们都知道了这个惊世骇俗的新闻。


这边,老杨到了13舰队,收到莱皇的来电

莱:杨,你听我解释,我还有很多事情没跟你说……

杨(寻思怎么还有我的事呢):公爵阁下,接下来的事宜您应该去跟我的ZF谈了,我是军人,很多事情并不是我能参与的。

莱:瞬间脑补同盟那边对杨的掣肘与杨的身份

莱:杨,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放弃的!

老杨: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莱:内心涌过一股暖流


老杨回到舰队 洗澡换衣服,然后尤里安给他收拾衣服的时候,发现衬衫又被撕破的地方,内衣上则有奇怪的痕迹。尤里安吓得浑身发冷,联系到今早提督回来的时候,全身疲惫的样子,和对面公爵那通奇怪的电话。

尤里安:天哪,马萨卡!

不敢问提督,怕引起提督伤心事的尤里安,找了个角落痛不欲生。

路过的先寇布:尤里安,你怎么了

尤里安:一下子控制不住眼泪

先寇布:???


几天后,海尼森和奥丁都传来和谈的初步结果。

第一条:允许杨立刻顺利退休,回到市民身份。下面则都是一些还挺有建设性的方针与提案。比先寇布一开始脑补得好多了,突然电光火石间,老先想到了那天尤里安的欲言又止。

老先(一把揪住尤里安):你到底发现什么了!

两人在餐厅抱头痛苦:“提督,您这是何苦呢。为什么要为那个腐朽的ZF做到这个份上”然后13舰队的慢慢都知道了“真相”

老杨开会:啊,罗严克拉姆公爵果然是个守信用的人

亚典波罗(悲痛欲绝):学长,您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啊

老杨(以为是说他夸对方):因为值得

场内一片愁云惨淡,呜咽不止


然后莱因哈特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莱:杨,我已经把事情都解决了。杨,请回来吧。

杨:回到哪?

莱:(突然紧张)回到我们最初开始的地方,虽然不太完美,很唐突,但我相信会有美好的未来的

杨:(想了半天)您说亚斯提??

莱:(脑补)以为老杨是在说,我们之间隔着太多复杂的过去,还是需要时间来平复的

莱:我知道跨出第一步很难,我会等你的。然后甩给老杨他私人联系方式

老杨:罗严克拉姆公爵真是个好人啊。

电话结束,帝国这边:我觉得杨元帅好像…… 老奥:嘘……别提醒皇帝

同盟这边:等等,元帅这其实…… 尤里安和老先:嘘……别提醒元帅


条约签署之后,老杨积极退休,积极写书和学习。

莱皇积极登基,积极工作。

尤里安和老先积极陪伴。

这次被派过来做驻军司令的罗严塔尔积极看笑话。


觉得罗严塔尔比较会讲话的莱皇,在老罗走之前,私下里地表达自己希望他多向老杨安利这边生活的心愿。于是老罗三天两头就上门讨教各种文化风土,同盟历史,人情故事……

因为去的太多,再加上帝国内部已经知道皇帝要跟老杨结婚,于是朗古跟老奥打小报告:“罗帅要造反,您看他觊觎陛下的男人”

老奥听着眉头直跳,一时突然有点不知道是不是该成全对方的感觉(x)

米达麦亚一听这还得了,一个电话打过去“罗严塔尔,你又在搞什么!”

这边老罗正在亲切地被老杨在家里接见。

老杨:这是米达麦亚阁下?怎么听着这么着急?

大米(听到了老杨的声音,大惊失色):“罗严塔尔,你怎么不避嫌,你怎么能觊觎陛下的男人!!


老杨这次终于听见了……这屋子现在总共2个人,一个我,一个罗

所以这个“陛下的男人”是在说我?!

“我说怎么每个人都这么莫名其妙地呢……最近这1年”老杨觉得头疼

然后老罗放下电话就问老杨“那您喜欢我们陛下吗”

老杨想了想,突然有点脸红。

老杨回去就给莱皇打电话了,莱皇也正在后悔莫非引狼入室?结果老杨来了电话,莱皇非常激动,老杨犹豫半天——

“其实我们只是睡了一晚而已,真的没啥,您不用这么介意”

莱皇(怒极反笑):那朕这一年来都是自作多情了

老杨:没有没有……

老杨:我对您…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但能不能先不要进展太快,毕竟我们还互相没有太多更深入的了解……

莱皇:是谁在这一年和朕在终端上聊天聊地,谈历史讲人生说童年的,是谁跟朕在元旦互相发问候还发照片的,是谁跟朕……

老杨:……

莱皇:马上我要过生日了,你这次来费沙参加我们这边的小聚会吗?

老杨:行……


生日宴会之后,本来只打算住3天的老杨,延长到了一周,然后又是一个月,然后在1个月零一天,再次滚了床单。

看着枕边一副终于认清自我的黑发爱人,莱因哈特自信满满地从衣服里找出来自己准备了一年的戒指

“杨威利,和我结婚吧”


婚礼当天:

同盟:内牛满面,元帅,你为和平做的贡献,我们永远不会忘!

帝国:终于不折腾了

老奥:防不胜防啊……

后来莱皇从缪拉那里,终于知道这一年大家都在憋笑什么,觉得非常羞耻play,于是回去更加羞耻地play老杨

老杨从同盟那里也知道他们这一年在纠结什么,赶紧为莱皇洗清名誉。

从此两人HE地生活在了一起。


番外:

老罗很烦,当年一时想看笑话,多跑了几趟银桥街,从此就被民间八卦惦记上了,直到现在,民间的传说依然流传着莱杨和罗杨的三角恋的故事。

每次去费沙面圣都会被主君奇怪打量的老罗,后面只好愈发低调,老实做完任期,麻溜地回到帝国,换缪拉去上任了。


很多年以后 莱皇都会回忆第一次在会议室见到赤果果老杨的那一幕,感觉这个奥丁大神真是神来一笔,于是后来他几乎每年那个时候都会和老杨在那个会议室再来几发。


【→全部银英文章合集←】


评论(56)
热度(182)

除了醒来,我们什么想尝试

© Some like it h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