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原著如何在六一后给老杨刷存在感 以及最后2卷的部分槽点

这一遍再重读银英,突然发现从第八卷咳咳之后,老杨经常以一些奇怪的方式出现在书里的描写和对话中……还有就是莱皇的开玩笑场景2333

有些是挺感人的,有些真的是迷之尴尬,有些虽然正常,但让我肥肠想站在角色的角度吐槽……


暴力出场系列:

“你一定要平安的归来,到时候我一定会每天帮你做你最欣赏的、最喜欢吃的肉骨汤干酪火锅。”
“吃得太胖那可伤脑筋呀,一个星期一次就好了。”

一点没有肥胖的征兆,而且全身硬挺坚实的青年元帅(指米达麦亚),说着拙劣的笑话,想要博妻一笑,但是却说不上成功。他把妻子的手从自己的脸颊上拿下来,然后深情地吻着妻子,技术明显地要比已故的杨威利好得多了。

【拍桌大笑ing】对不起,我知道这只是作者画外音陈述,但上下文连起来看着好尴尬啊,有种头上发绿的感觉(捂脸)

老杨:我要报警了……为什么这个地方还要挪揄我一下!暴力出场不可取。



莱因哈特是在四月四时时知道了在行星海尼森上,帝国军军务尚书和三名一级上将之间发生严重的冲突。很恰巧的,这一天刚好是去年死去的杨威利元帅的三十四岁生日,当然帝国并没有指定这一天为国定假日。

强行同框+暴力出场……

(捂脸)为什么帝国要制定这一天作为国定假日啊2333老师你不要这么尬

老杨:咋的,帝国还能给我过生日不成?



众所周知,自由行星同盟的最后的元帅就是亚列克斯.比克古和杨威利两人,这个老人和青年的组合在同盟军的末期独占了92%以上的武勋和声望。

不是(捂脸)……这TM怎么还有零有整的,你们是怎么算出来的哈哈哈



那一天,宇宙历八零一年,新帝国历零零三年六月一日,刚好是杨威利因意外死亡后整整一年。从“一整年之中没有一天不是某某人的忌日”的观点来看的话,这纯粹是一种偶然,但是,对在希瓦星域作战的两军首脑们而言,这大概是引起他们感慨的主要原因吧?

讲真,我一直觉得田中老师是不是对六一有种莫名的怨念,老杨是六一被刺杀的,莱皇是六一被确诊不治之症的,先寇布他们也是六一战死的,老师你小时候的六一到底发生过什么……

老杨:请不要再刷我了,谢谢



新帝国历零零二年、宇宙历八零零年十月,“罗严塔尔元帅叛乱”的消息,好像是一道强烈的雷光,撕裂了整个宇宙。杨威利的死并没有为宇宙带来永久的和平,仿佛更像是把人们推进一道昏暗的深渊里去。

每逢大事必出场的天国杨,已经成纪年单位了吗……

老杨:我还有这功能呢……



在九月一日事件发生之前,他的巧妙统治的确是成功了,但是罗严塔尔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因此而满足的样子。

“杨威利元帅,你在战斗的途中倒下去了,这或许是一种幸福吧。和平时代中的军人,只不过是让人用锁链给绑起来的看门狗,在怠惰与无为的日子当中,让自己逐渐地腐败下去,不是吗?”

老杨:我两原著认识么??



如果在杨威利的话,应该可以在和平的年代中,过着和平的生活方式吧?尽管他本身一直希望过着如此的生活,但是这样的心愿却始终没有达成,他就过世了,但是在另一方面,存活在这世上的人,却又尽是将和平视为无所作为、而没有耐力来忍受这样的日子。从对人们充满恶意的这一点看来,造物者或许是公平的吧。

老杨:话是这个话,但阁下突然用这么熟悉的口吻谈起我,给我种我好像少看20集的感觉……



十二月十六日十六点五十一分。奥斯卡.冯.罗严塔尔享年三十三岁,与他过去和他在敌对阵营的杨威利出生于同一年,也死于同一年。

【拍桌大笑】强行同框+暴力出场,again and again

老杨:其实我俩好像真地不认识 



民政尚书的意见也有其道理。如果要出兵,或许陛下也会亲征,但是,如此一来,皇帝御体可能受到伤害。”
“根据传闻,那个杨威利在结婚只有一年之后便抛下妻子过世了。而且,他脱下军服也不过才两个月。这难道就是名将的命运吗?”
当然,也没有人能说莱因哈特一定就会跟着他的敌手走上同一条路。

强行出场+暴力同框+硬核对称,了解一下(邓摇.gif)

讲道理,皇帝结婚后出征,底下讲这么忌讳的话,真地不要紧吗23333




莱皇开玩笑系列:

“那个男人(奥贝斯坦)或许在朕违背王朝的利益时会毫不犹豫地把朕废掉呢!”

“陛下!”

“开玩笑啦!皇妃,你认真的表情好美啊!”

希尔德可以去知乎回答:不会撩还要强撩是种怎样的体验


“毕典菲尔特不要生气。因为朕自己在战术上也始终赢不过杨威利。朕觉得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但是,朕并不觉得羞耻。毕典菲尔特你觉得可耻吗?”
莱因哈特的表情和声音中都微微带着笑意,这更让黑色枪骑兵舰队司令官觉得恐惧。

老毕:您老人家都怎么问了,我TM还能有别的答案么2333

老毕:_(:з」∠)_老板,求你了,不要吓我……


“你是说你才三十五岁不到就想要过着退役的生活吗?朕真是难以想像,我军最高的勇将,竟然学起那个杨威利的人生观。”
莱因哈特不禁为自己的玩笑话笑了起来。

大米:老板,求你不要再说笑话了……


在前往费沙的帝国军总旗舰伯伦希尔的舰内,尤里安.敏兹经常有机会和莱因哈特面谈。莱因哈特很喜欢从尤里安那儿听到关于听到杨威利的事情。他有时热心地点着头,有时候则笑出声音来,但是,在尤里安的回忆中却是“伟大的皇帝并没有那么丰富的幽默感。看起来大约在五次当中有二次他会有理性去思考这个笑话到底哪里好笑”。

(捂脸……)

尤里安:提督,隔壁皇帝的笑点好低啊……

老杨:你先告诉我,你把我什么糗事卖给对面了……



我想替莱皇吐槽:

他的容貌看起来稍显瘦削,白晰的肌肤略显苍白,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病痛的迹象。如果真有造物主的存在,那么他为了在莱因哈特年纪轻轻的时候就带走他而付出的代价就是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夺去莱因哈特的美貌,或许这就是莱因哈特享有比别人更多恩宠的证明吧?

莱皇:并不想要这样的恩宠,谢谢

莱皇:我宁愿平平无奇一点,我也想多活几年




实力吹杨系列(我喜)

“杨威利所受的身心煎熬是多么地苛烈,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那是一种真正的伟大呀!”
罗严塔尔一面苦笑着,一面对着自己低声说道,和这样有着近乎无限回复力的敌人作战所带来的疲劳,就像是用锉刀在锉着神经般的痛苦。

老杨:谢谢,finally……


就这一方面而言,杨威利所走的是一条更为复杂、更为曲折的思想路程。他认为mz zz就是最好的ti zhi,而且他所抱持的这个想法一直是根深蒂固、毫不动摇的,不过他却以直接、间接的方式,体验到这个ti zhi以最差的形态来运作时所产生的状况。

杨的人生、思考和价值观,经常是像双重矛盾的螺旋状态一样,表面上看起来颇为奇特,但却有着安定的人格以及极宽广的包容力,一直在制衡着这种特质。不过这些都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呜呜呜



莱杨CP滤镜预警

不管敌人是门阀贵族的联合军,或者是自由行星同盟,在统一宇宙前的每个战役,他的心都雀跃不已。但是,在完成统一之后的战争中,莱因哈特的身心都面临奇怪的消耗。尤其是在失去杨威利那个无与伦比的敌手之后,莱因哈特的精神基调被一种难以表现出来的寂寥感所占据,他始终无法抹去这种感觉。

莱因哈特的能源,尤其是精神上的能源不是他一个人所独占的,他的敌手们也占了相当大的比例。就像以前的杨威利所说的,莱因哈特的生命化为火焰,燃烧了高登巴姆王朝,燃烧了自由行星同盟,最后也燃烧了他自己。


这个疑问早就盘据在众将的心中。姑且不论莱因哈特的理性、知性、野心,以及战略上的见识,他们都知道莱因哈特对占据伊谢尔伦要塞的共和主义者们有着种极为不单纯的情感存在。就是那个叫杨威利,以前曾经存在的伟大敌将,他的残存影像依然在伊谢尔伦的每个地方飘荡着。

极不单纯(笑容渐渐变态.jpg)


如果自由行星同盟军部当中,没有杨威利这一号人物的话,那么莱因哈特的胜利就显得太过于容易,而他也无法从其中学到些什么吧。莱因哈特虽然表现得很漠然,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这种体认,所以杨过世时所带给他的失落感,决不是若有若似无的。


双子星还是很rio的,心满意足


【→其他的同人与分析←】

评论(52)
热度(275)
  1. 蕎麥Some like it hot 转载了此文字

除了醒来,我们什么想尝试

© Some like it hot | Powered by LOFTER